徐祖远:“长赐”轮搁浅事故带来的3点启示,以及8个建议
发布日期:2021-04-15    浏览量:86

来源:中国船东协会   2021年4月13日

                               “长赐”轮搁浅事件专题讨论会
                                           ——主旨发言
 

      下文是交通运输部原副部长、IMO海事亲善大使徐祖远船长在4月12日举行的中国船东协会主办的《苏伊士运河搁浅事件专题讨论会》上的主旨发言,徐部长立足航运业但又以高于航运业的视角高屋建瓴的重点谈到了“长赐”轮苏伊士运河搁浅事件所带来的启示并提出了多点重要建议。2000名观众

     值得一提的是,在建议中徐祖远首先就提到了通过本次事件要认识到需要更加关心关注船员身心健康和专业技能的重要性

 

       各位同仁:
      大家好!很高兴与大家在线上共同研讨苏伊士运河“长赐”轮搁浅事件的技术成因、市场影响、保险理赔、应对建议等,以便汲取经验教训,提升航运风险管控能力,全力保障国际物流供应链畅通。我想与各位从以下两个方面谈谈自己的观点。
一、 长赐轮搁浅事故带来的启示
      3月23号我国台湾长荣集团旗下的长赐轮在苏伊士运河新航道搁浅导致运河堵塞近一周,这是自2004年利比里亚籍10万吨油轮搁浅导致苏伊士运河中断三天以来,苏伊士运河所遭受的最严重事故。搁浅事故对全球造成的影响并未就此消失,从全球航运业供应链油价到卫生纸价格都受到波及引发业界担忧,有业内人士估计,这次运河堵塞可能对全球贸易造成每周约60亿至100亿美元的损失。一艘货轮的搁浅竟能切断全球海运大动脉直接导致亚欧海运航道的瘫痪这一事件,使我们看到海上交通要道的安全对经济和军事等方面的特殊价值。
      作为连接红海与地中海的交通要道,苏伊士运河是全世界最大的海运“收费站”之一,同时它处于从欧洲到亚洲距离最短的海上货运咽喉位置,即使运河重新开放,对全球运力产生的持续负面影响也是巨大的,可以说,这次灾难性事故引发了一场全球性心理危机。
      首先是航运在经济全球化中的作用无以替代,而且国际化的合作趋势无法阻挡。这次事故船是日本造的,船东是日本的,船旗国是巴拿马,租家是我国台湾的长荣,船员都是印度人,拉的是中国的货,收货人是欧盟国家,投保的保险人也涉及多个国家。航运全球化的特征表现得非常明显,同时也让大众感觉到航运的重要性,这可能是此次事件带来的唯一正效应。另外凸显了世界经济的相互依存度,全球经济多元化带来的利益是大家的,大家都要精心维护。搁浅事故也反映出欧洲方向对东方市场,对中国市场高度的依赖。大量的东方的船只在给欧洲供货,可见今天的亚洲制造的厉害,世界你不管怎么样其实今天已经连接成了一个谁也离不开谁的人类命运共同体。
      其次是全球供应链对主要航运通道的依赖性和脆弱性特征非常明显。当长赐轮把运河堵了个死的时候,被BBC等各国媒体数日头条报道,超过了对全球疫情的关注,成为国际焦点事件。各个媒体的报道当然也不乏调侃,称之为全球供应链的一次“大血栓”,也有的说,台湾凭一己之力就封锁了苏伊士运河,全球经济命脉中断,只需一艘台湾货船。据英国媒体报道原计划途径苏伊士运河航道试图去威慑伊朗的美国艾森豪威尔号航母战斗群也被滞留在地中海,报道说,谁想控制运河并不需要有军舰。“长赐轮”将运河堵了近一周,就能造成全世界的油价普遍上涨,全线的运费急剧上涨,利益攸关方都忧心忡忡,业界更是十分揪心,表现为世界经济的脆弱性与相关性。

     据统计,2019年,苏伊士运河通行海运货物10.31亿吨,占全球海运量近10%,小于马六甲海峡,大于巴拿马运河。这次苏伊士运河大堵塞给全球贸易和供应链敲响了警钟也给中国的经济和军事安全提了个醒。航运通道是保证全球贸易、航运及供应链体系稳定的至关重要的载体,是世界经济命脉,其一举一动都能直接影响世界格局。离我国较近的马六甲海峡也是全世界最繁忙的海运航道之一我们应如何做到居安思危未雨绸缪。
       第三损失及保险理赔纠纷将很复杂和漫长。苏伊士运河恢复正常后,相关责任认定、损失统计及索赔将很快展开。本次事件遭受损失的不仅仅是苏伊士运河当局,还包括救捞公司、“长赐”轮营运方及货主、受影响船舶和众多货主以甚至供应链上各种企业。“长赐”轮面临大量的第三方索赔,因此“长赐”轮的保赔保险将在本次事故处理中充当重要角色,并且其背后的再保等保险安排也异常复杂。今天研讨会邀请各位学者、专家们剥茧抽丝,分析其背后可能涉及的法律纠纷、保险安排和索赔事宜。

      二、八点措施建议
NO.1
      更加关心关注船员身心健康和专业技能。
      此次“长赐”轮搁浅事件,在当前新冠肺炎疫情仍阴云密布大背景下,更凸显出让海员在船上身心愉快且安全的工作关乎重大,这是保证全球航运和供应链安全的关键之关键。我国政府、航运企业和社会组织需要投入更多资源和精力,关心关注船员身心健康,提高船员专业技能,建立行业指导标准。
NO.2
      关键海运通道阻断时积极参与和争取国际组织救援。
全球关键海运通道阻断的和发生必然是涉及多边利益、引起全球广泛关注的国际事件,必须按照国际事务处理规则和程序借助多边力量共同解决。建议我国构建和完善与相关海运通道管理机构、海运业国际组织的常态化沟通机制,在突发事件发生后合理准确表达诉求,以合理方式参与国际救援,建议国家加强对国际重要运输通道的保障能力,贡献中国力量。
NO.3
     研究并执行关键海运通道阻断的替代航行应急方案。关键海运通道畅通是保障我国经济安全的重要环节,建议摸清全球关键海运通道情况及对我国国际物流供应链的影响,构建海运通道分情景替代航行应急方案。建立常态化的海上关键通道通行监测机制,利用船舶实时动态高频数据及时监测异常情况。发生通道阻断时及时研判相关影响,指导我国船舶执行合理的应急方案,将我国货主和船东损失降到最低。
NO.4
      提高运输系统弹性,提升关键节点的抗风险能力。
      当前交通运输行业上下游衔接更加紧密,关键部位关键环节牵一发动全身,影响到整个系统的安全稳定运行。建议对交通运输的重要枢纽和通道(干线公路铁路、长江口、珠江口、三峡船闸等)在规划设计建设和运营全流程保持一定的弹性,满足通过能力适度超前,保留一定冗余空间,从而提升关键节点关键部位的抗风险能力。建议加强对国际狭长水道物流通行安全问题研究与措施实施。加大日常监管和评估预警,均衡物流链全链条压力与风险,谨防一次事故导致全港、全路、全物流链瘫痪的事故发生。
NO.5
      研究国际公约、国内法律,保护国家在海外利益。
      针对中国籍船舶、海上设施、中国船员在我国管辖海域以外遭遇保安事件,作为船旗国、船东国或者船员国籍国应当做出何种反应缺乏相应的法律规定。近年世界多处海域海盗猖獗,对船舶航行安全和人身、财产造成了巨大的威胁和损害。国际社会通常采取海军舰艇护航、驱逐海盗或解救遇袭船舶措施。此外,由于国际政治、地缘政治争端导致的对商船的暴力攻击事件也时有发生。这些都给我国从事能源、铁矿石、粮食等战略物资运输的远洋船队敲响了警钟。从国家安全考虑,我国需要在国际法的框架内,在《海上安全法》等修订过程中,为保障我国远洋船队和船员在域外的海上安全作出相应的规定。
NO.6
     建立专家团队库和应急装备资源库。
      本次事件对中国航运、国际贸易来说,除吸取事故教训外,对我国综合航运服务能力及海上应急救援能力的提升,也是一次极好的示范案例。建议从专业救援角度,建立专家团队库和应急装备资源库,以“长赐”轮等事件为脱浅救助为研究案例,研究船舶搁浅施救专业备选方案。
NO.7
      助力“一带一路”沿线地区基础设施改善和管理能力提升。
      远东-欧洲航线沿线国家及地区是我国提出“一带一路”倡议最为核心的区域,沿线国家和地区与我国经贸往来密切,也是国际运输的重要通道。此次苏伊士运河堵航事件,从另一个方面也反映了沿线地区在基础设施建设、运营管理和救援能力等方面的短板和不足。建议我国企业和相关机构,积极加大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的投资、技术、运营管理等能力的输出,更好地维护国际供应链畅通,促进全球经贸发展与安全,倡导搭建全球层面的应急协调机制,
NO.8
      加强技术与法律、海事公约相结合问题研究,提高全球航运业治理能力。
      本次事件技术与法律、海事公约等影响深远,让“合理绕航”“不可抗力”“合同受阻”等合同中传统概念可能被呈现在国际贸易各方参与者面前,研判贸易、运输合同中责任分担与实施;“共同海损”让货主方也开始研究海运技术、保险及法律规则;在租约中是否可能出现此次事件而形成的新的“长赐条款”等等。业界需要更加关注《海上安全法》《海商法》等立法及修订,狭水道航行规则,超大型船舶法律限制等等,注重技术与法律相结合问题。

       同仁们,当今世界处于“百年未有之大变局”,苏伊士运河“长赐”轮搁浅事件是与新冠疫情一样,成为一次标志性事件,更加促使国际贸易与物流参与方要团结合作、同舟共济。保障国际贸易畅通,服务构建新发展格局,构建全球航运业新生态,全力解决包括国际贸易企业在内的面临的物流堵点、痛点、难点,携手打造更加安全稳定可靠透明的物流供应链保障体系,需要生产商、贸易商、港口及水道企业、物流企业、保险与法律机构、行业组织等进一步合作,为经济全球化建设贡献更大的力量。
     最后,祝与会企业家、学者、专家和观众朋友们,身体康健、工作顺利!谢谢大家!

      据悉,网络会议现场,共计超过2000人参加了会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