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端论坛回顾 | 冯耘——让远程医疗为船员心理健康保驾护航
发布日期:2021-04-06    浏览量:42

编者按
船员高质量发展是多维度的,嘉宾冯耘为我们提供了一个心理学的观察角度。

冯耘
美国德州理工大学心理学客座教授、中科院心理所重点行为实验室研究员、心融集团CEO。


疫情(应激状态下)对船员机体伤害及调整的思考
     跟前面演讲的嘉宾不一样,我准备从心理学的角度来解读一下。有的朋友听到“心理学”,马上就会觉得是看病来了,这是很多非专业人士对心理学的误解。其实,心理学是研究关系的科学,包括“人与自然”、“人与他人”以及“人与自我”的关系。同时,心理学擅长从另外的角度看问题。比如说,我不希望台下的观众听演讲听到打瞌睡,用心理学的角度,可以组织现场观众玩个互动小游戏,折腾折腾,从另外的角度解决问题。心理学又是一种博弈的科学。我们会发现,世界上很多的问题仅凭我们的力量是无法解决的。但是,这些问题即使我们不能解决,也总会有人去研究和解决。在等待问题解决的过程中,心理学作为一门博弈的科学,能够指导我们把矛盾处理得更好。我建议在座各位处理船员相关问题时试一下心理学的角度,打开另外的视角,实现从0到1的突破,然后再寻求从1到10的发展,小步迭代,快速往前走,这样才是解决问题的最佳途径。


     中国船员非常了不起。我对中国船员有着崇高的敬意,因为我对中国船员的职业困难相对了解。同时,我也比较担忧中国船员现在的心理状态。我认为,现在是中国船员离患上应激反应综合征最近的时刻。这里解释一下什么是应激状态。应激状态,就比如一个人被针刺了一下以后,一定会出现反应(脸色改变等),这就是应激状态。应激反应综合征在船员群体中,表现为失眠、紧张、情绪激动、焦躁不安等。对外界信息兴趣减退、工作事务产生厌恶感,也是一种表征。船员行业招募不到人,我认为,这是一个伪命题。船员招募难有很多原因,从心理学的角度来看,是船员心理问题开始越发严重,即应激反应综合征。这种影响将是长期性的。根据相关统计,疫情只是船员群体应激反应综合征的一个导火索。

      实际上,早在疫情之前,船员群体的身体和心理问题就已经凸显。与陆地工作人员相比,船员群体相关疾病发病率明显偏高。又因为疫情的刺激,使得这些积累的问题更为严重。
     这些问题如何解决?对于船员群体,我建议,在加工资、加福利这些显性生理需求满足条件比较困难的时候,可以从满足隐性心理需求出发。船员群体的隐形心理需求是被尊重、被关爱。我认为,要先实现从0到1的突破。要让船员群体真正感受到来自企业的真心关爱。从广泛开展船上船员心理和生理健康测试是个不错的选择,能让船员切身体会到企业的真心关爱,感受到被关心的温暖。通过解决一两个生理或者心理问题,让船员和企业之间实现关爱和信任零的突破。在心理学上,人与人的关系正是在一点点积累中发展的。而在广泛开展船上船员心理和生理健康测试的基础上,引入互联网技术和岸基支持,目前来看,这是解决船员应激反应综合征比较有效的方法。事实上,船员的很多心理问题,通过远程的心理咨询,完全可以改变认知。而船上生理疾病如果能够在初发阶段得到远程医疗的有效介入,基本可以得到有效控制并节省后续支出。

 

 

                                                                                            来源:“中国船员”微信公众号

                                                                                                  2021年4月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