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家风
发布日期:2021-01-26    浏览量:2111

        家风是一盏灯,照亮我前进的路,家风是一条路,指引我走向光明。

        我的母亲并非来自本省,而是来自遥远的海岛—海南。我是在农村长大的,而母亲则是一个全职的家庭主妇,母亲始终不会这边的方言,只会说普通话,然而,除了柴米油盐外,妈妈的一切时间和精力都放在了教未满三岁的我读书识字,我至今仍记得那一张张用硬纸板剪成的识字卡片,那是我最早的启蒙读物,那厚厚的一摞深褐色的硬纸板或是牛奶箱,亦或是鞋盒上面黑色彩笔的字迹,成了我童年的一部分,那陈年的硬纸板上散发出的淡香,不是书香,胜是书香,淡香一直萦绕在我身边,幼年、童年、少年、青年,逐渐成了家的气息。

     

        后来,我们搬到了漕河(蕲春县城),新装修的房子空荡荡的,一张床,几个小凳子,一个小茶几,以及上面淡灰色的电话,就是我们全部的家具,夜幕降临,本就空旷的屋子更添了几分寂寞与冷清。妈妈灵机一动,将六岁的我和两岁的妹妹抱上窗台,对着窗外来往匆匆的车辆数了起来,农村里是很难看到汽车的,尤其是一辆接一辆的汽车,对于两个几岁的孩童来说,这确实是一件乐事。看着数着形色各异的汽车,空荡的家中也多了几声欢笑,从此,每天晚上,在暗黄路灯灯光下,汽车的来往穿梭,竟成了一家人难以言说的乐趣。一家人在一起,平静、简单、朴素、美好。这,也是我们的家风。

 

        我的父亲,则是一名水手,从我出生那年起,为了这个家庭,他开始了风雨飘摇的生活,一年12个月,有10个月在外漂泊。在大年三十,人们团聚之时,父亲仍在远方,这早已成家常便饭。然而,作为这个家庭的顶梁柱,父亲别无选择,每年在家的两个月里,父亲总是给我们讲述他的“丰功伟绩”,珠江、长江、黑龙江、渤海、黄海、东南海,都有他的足迹。我和妹妹开始联想,洁白的浪花,蔚蓝的天空中的海鸥的声声鸣叫,远方驶来一艘巨轮……

        后来,我有幸登上了爸爸的轮船,看到的却是截然不同的景象。沉闷的仓库,燥热的驾驶舱,十几平米的小房间,这便是他十几年所生活的地方。哪里来的波澜壮阔,哪里来的海天一色,只有巨轮的轰隆和颠簸,向往已久的场景竟是如此!我转向爸爸,爸爸只是笑笑,摸了摸我的头,什么也没有说,这种奉献精神一直陪伴这我,温暖着我,也影响着我。这也是我们的家风。

        好学、朴素、奉献、好家风伴随着我,我也将在好家风的指引下越走越远……


                                                                                         湖北省蕲春县第一高级中学
                                                                                               高二(9)班  叶广泉

                                                                                                  2017年4月21日

 

 

作者:叶广泉父亲叶果,职务高级水手